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姆们北京人说的老话儿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6/8/24 13:22:16 浏览(1449) 分享到微博

在社会的不同时期,都会在人群中形成特有的,具有时代特征的口头语,细想起来也是种时尚。下面儿我就想用几十年前的北京街面儿的话和您说说:

打小儿姆们就住六铺炕儿,北边儿的人定湖,西面儿的冰窖口、关厢、安德路,南边儿的小庙儿和护城河、果子市,都还真真儿的在眼巴前儿晃悠。炮司、甲21五的都是常去的地界儿,还有奶奶烙的韭菜馅儿盒子,包的浑香馅儿饺子和老妈炒的胸是炒鸡蛋,任什么时候儿这音儿也忘不了。

北京人说话有个好简练的习惯,六十年代后期,甭管是半大小子小丫头子,还是老爷们但凡有个承诺或是让人相信的词儿,口儿里口儿外的一准儿是“向毛儿席保证。”和“毛儿保证”。您琢磨,毛主席他老人家都保证了的,这事儿还还假的了吗?几十年后,从根红苗正的“京后代”人嘴里还能把“中央电视台”叫成“装垫儿台”。

论起地名儿,按北京人嘴里的写出来您都未准认的。象什么灯儿口儿、公乳坟儿、王五井儿、石影山儿、西日门儿。就像高晓松说的,他起小儿就被叫成“告松”。

那起儿,小姑娘儿还管“她(他)”叫成“踢”,比如“他(她)就是这德行”,就说成了“踢就是这德行。”而到了半大小子嘴了“他”就成“丫”,例如:“丫昨个没等我。”,“你丫上午怎么没来”。而“丫”字出口就成了脏话,要让家长听见不是一顿数落,就是一个大耳贴子。

老北京人从没叫过“拖鞋”,而是趿拉板儿,要是骂起人来从不叫“孙子”而是“孙贼”,管“蝴蝶”叫“蝴帖儿”,再有“柳蜜”就是现在时兴的。

按文革后期那会儿北京半大小子的说法儿,给您来一段儿:”丫想柳儿蜜了,昨儿跟我蜜递葛,还抽冷子拽丫胳膊,说上灯儿口儿看电影去(QI,读一声)。我蜜没干。后来丫吊腰子愣说没说过。你丫掰不开镊子,想柳儿我蜜。瞧他丫那X性,敢和德胜门玩主做对,姥姥!也不撒泡尿照照。”

得,今儿个就聊到这儿。

文/搜狐自媒体人 惟我独尊

惟我独尊先生一直以来非常无私的为我们提供很棒的文章,今天成文后又第一时间发给我们,在此我们对老先生的支持和帮助深表感谢。


欢迎投稿:i49ch@qq.com

四九城微博:“北京-四九城”

四九城微信平台(sjcher)

QQ群号:159364583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四九城,欢迎您回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