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孩子出生:啊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儿?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11/28 22:25:06 浏览(216) 分享到微博

最近网上有个段子:

北京孩子出生:啊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儿


这个段子的意思是北京人爱用儿化音,

连哭都要带儿化音。

但也说明外地的朋友被误导了

对儿化音一知半解。



瞅见了吧。如今这表情包都能这么玩了

这儿话音可真不是我们北京人说的!



其实北京的儿化音本来就是

“必须这么读”

“可这么读”

“必不能加儿化”

仔细琢磨很有意思!

今儿,先聊聊北京那些“死规律”

“学会加儿话,走遍北京都不怕”




北京的街与街儿


北京人口中的街,还有街儿,

它的规律一般是……没什么规律

像长安街、前门大街、五四大街、

东四大街、西四大街、骡马市大街、

幸福大街、安定门大街、朝阳门大街、

这些大街都是不加儿化音的。



就在朝阳门这儿,可有咱们熟悉的“小街儿”

南北纵向的朝内小街儿这里可是必加儿音

还有“顺城街儿”

(北京的每个城门根儿底下一般都有)



那是不是因为街窄小的就要加“儿化音”呢?

但像“锦什坊街”、“李铁拐斜街”、

“烟袋斜街”这些街本身也不大,

但也不带“儿”化音,也不知是遵循了什么规律!



不过总的看来就是,

一般当地名的大街爱加个儿化音。

这个只能凭习惯了。



那些口与口儿


如果说到这个“口”字,

那规律还真就像上面说到的,

当地名儿讲的话,这个带口的地方,口字就加儿化音



如,东城区的“灯市口儿”、“蒋宅口儿”,

西城区的“六部口儿”、“新街口儿”、“冰窖口儿”,

宣武区的“珠市口儿”、“菜市口儿”、

“校场口儿”“手帕口儿”,

崇文区的“羊市口儿”、“小市口儿”、“磁器口儿”、

“蒜市口儿”、“沙子口儿”、“鲜鱼口儿”,



但到了石景山区这块

“模式口儿”等等。个别的不带“儿”化音,

如西城区的“宫门口”、石景山区的“衙门口”等,

就不加儿化音。这好像大都跟皇家或者官家有关系。




楼与楼儿


其实说到北京的楼和楼儿,

也还真是延续了这个于皇家或者官府有关的

不带儿音的规律。

像咱们平时经常说的:

“骑河楼儿”、“呼家楼儿”、“白家楼儿”等,

但您看像“鼓楼”、“钟楼”就不加。




最常念叨的门还是门儿


咱老北京的标志性建筑之一的城门,

“内九外七皇城四”,

就是内城九座城门,外城七座城门、

皇城四座城门,大多数都叫作“门”

包括元大都时的健德门和安贞门、光熙门



但是当儿化音流行于“全国”,

好多人开始就都喊成了“门儿”了,

听过多少的“前门儿”、“崇文门儿”、

“宣武门儿”、“朝阳门儿”、“东直门儿”等等。

最多的段子:“前门到了,您后门儿下车”



其实北京话中,

只是在指某个具体建筑或物体的门的时候,

才说“前门儿”、“后门儿”呢。

不过呢,像对于非正式的城门,一般会加“儿”化音,

像“西便门儿”、“东便门儿”以及“黄化门儿”等等,

还有跟当年皇家御苑“南海子”有关的

“大红门儿”、“小红门儿”、“西红门儿”、“角门儿”等




北京的桥与桥儿


说起北京桥,本身就一直保留的桥是不加儿化音

像“卢沟桥”、“金水桥”、“银锭桥”等

再比如,后来咱建起来的立交桥,

一般也都不带“儿”化音,

像“三元桥”、“建国门桥”、“华威桥”等等。


(北京西三环,远处是北京电视台)


但是,只要是后来建造本没有桥的地方

一般会带“儿”化音,(看似非常有规律哦)

“天桥儿”、“北新桥儿”、“洋桥儿”、“草桥儿”、

“双桥儿”、“白石桥儿”、“厂桥儿”等等。


(后建出的北新桥)



园与园儿


再有就是以“园”为名的,

同样秉承了与国家园林和皇家园林有关的

不带“儿”化音  “颐和园”、“圆明园”、“大观园”



而跟老百姓相关的公园类的

小时候老去的那些公园儿,

像“中山公园儿”、“官园儿”

还有一些地名,像“木樨园儿”、“南菜园儿”、

“齐家园儿”、“姚家园儿”、

“道家园儿”、“潘家园儿”、“西罗园儿”、

“甜水园儿”、“甘露园儿”等等。


(90年代官园附近)



庙与庙儿


在北京的庙其实也真的不少,

如果是原有的寺庙后变成地名的,一般不加儿化音

“皂君庙”、“真武庙”、“马神庙”、

“火神庙”、“老虎庙”、“牛王庙”等。

但是像红庙儿,白庙儿,是地名的又要加

所以这规律只能是日积月累的。


(地安门火神庙)


看过了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地名,

看到了加儿化音的

“必须这么读”

“可这么读”

“必不能加儿化”

其实这些只是地名,您读错了,可能也不妨碍您表达。



但是在生活中,

许多儿化音是一种北京人特有的语感,

不懂一定不要乱加乱说

前门和前门儿:前门到了,上车的乘客请从前门儿上车。

头和头儿:这件事儿让头儿头疼。

扎针和扎针儿:去医院扎针,在单位被人扎针儿了。

水和水儿橘子水儿弄手上了,我得用水洗洗。
空和空儿:这地儿显着空,有空儿摆点家具。


所以,看了这么多,您学会儿了吗?


您如果自己学会了,

那您就错了!!


其实儿化音,早都融进北京人血液里了,对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来说,真的没规律。同样一个“条”,“面条儿”就带着儿化“油条”就不带,跟谁讲理去.......


豆干儿,饼干!


煎饼,油饼儿!



宝贝和宝贝儿截然不同!


哪个门要加儿化音,那个门不能加?没错,如今好多德彪鸡贼已经用记忆法破解了,真破解了么?纯捣乱呢,死记硬背没用~!


因为接下来麻烦了——


北京有好多:街、桥、巷、道.......哪个该加儿化音?哦,又死记硬背了?更没用了~!


不服再来,接下来还要面对无数的:馆、园、院、口、营、庙、厂、村、庄、河、店.......这些北京地名,哪怕加错一个儿化音,当地人准乐(听着巨恶心,特怯)


北京人为什么加不错?还是那话——融进血液里了。


当然了,北京文化深了去了.......


一首童谣多少底蕴——《平则门拉大弓》注:平则门(阜成门)


平则门,拉大弓,过去就是朝天宫. 朝天宫,写大字,过去就是白塔寺. 白塔寺,挂红袍,过去就是马市桥.


马市桥,跳三跳,过去就是帝王庙. 帝王庙,摇葫芦,过去就是四牌楼. 四牌楼东,四牌楼西,四牌楼底下卖估衣.


打个火,抽袋烟,过去就是毛家湾. 毛家湾,扎根刺,过去就是护国寺. 护国寺,卖大豆,过去就是新街口.


新街口,卖冰糖,过去就是蒋养房. 蒋养房,卖烟袋,过去就是王奶奶. 王奶奶啃西瓜皮,过去就是火药局.


火药局,卖钢针,过去就是北城根儿......


北京话一直被误会着.......解放前也不例外——


“这辆三轮车谁的呢?好不好拉我去呢?”


“哦,你要坐我的三轮车吗?那我真得感谢你喽~!你要去到哪里?”


“你拉我东四牌楼好喽。”


“哦,东四牌楼,东四牌楼......你为什么要到那里去?”


“因为我的住家就在那里。”


 “哦,你给八毛钱好喽。”


“不,我只能给你三毛钱好喽,哦,你自己考虑一下。”


“不,先生,三毛钱未免太少一点,我实在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哦!”


这段是学的国语,不是北京话,侯宝林先生说的挺清楚了,但那会儿还有人认为这段是北京话。


下面咱们聊聊,北京话的大师级人物


我个人特喜欢的大师级,老北京话的艺术家——任宝贤


北京话大师,孙敬修爷爷。


老北京话韵味十足的石挥老先生。黄宗江老师说过,石挥前辈从小就从天津来北京,天天泡天桥,每天都在天桥玩儿。


音色独具魅力,很有特色的老北京话——李婉芬


表演艺术家吴淑昆


“老太太,您要是跟我一条心,我叫您老太后,咱们俩一齐管着皇上,我这个娘娘不就好作一点儿了吗?老太太,您跟我去西山,吃好的喝好的,兜儿里还老带着那么几块儿铛铛儿响的洋钱,够多么好啊!”


嘴儿大脖子憨,叫唤声儿就大!相声大师刘宝瑞先生。


韩童生


葛大爷


-END-

综合网络


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码看视频

扫码加好友




分享到:

Ta的其他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