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9次减刑出狱,制造京城“口罩命案”,他凭什么比孙小果还嚣张?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9/17 19:56:50 浏览(229) 分享到微博

16年前故意杀害女友被判无期徒刑的郭文思,经过几次“恰到好处”的减刑,提前出狱。然而,回归社会仅半年,他又在超市挥拳打死提醒他戴口罩的大爷。


两条人命在手,恶劣程度令人发指。


如此嚣张的郭文思,到底什么来头?从无期徒刑到出狱,其“连降九级”的减刑记录,又暗藏多少玄机?其上下“打点”、疯狂“打招呼”的父亲到底有多神通广大?


随着近日北京市纪委监委通报调查结果,“北京版孙小果”的疯狂减刑之路得以浮出水面。


“无期徒刑”打死老汉


据北京检方通报,犯罪嫌疑人郭某某为刑满释放人员。今年3月14日15时许,郭某某在北京市东城区一超市内排队结账时摘下口罩。顾客段某某(男,殁年72岁)提醒其应当遵守防疫规定佩戴口罩,引起郭某某的不满。后郭某某将段某某摔倒在地,并用双手击打段某某,致段某某受伤。郭某某在逃离现场过程中,又打伤两名超市员工,后被当场抓获。被害人段某某因颅脑损伤,经救治无效于3月20日死亡。



据目击者介绍,事发时,这名男子在收银台不戴口罩打电话,其身后排队的老人让他戴上口罩,引发口角。后郭某某将老人推倒,并殴打老人,致使老人昏迷不醒。超市一名经理阻止郭某某离开现场时,也被其打倒,随后郭某某又打倒并咬伤了阻止他的另一名超市员工。


经媒体报道发现:1982年生的郭某某于2005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因减刑于去年7月24日获释。


郭文思何许人也?此人男,年方38,京城人士,犯案时方刑满释放七月有余。


是的,你没看错,郭文思从狱中出来仅仅7个多月而已,他就又杀人了!


何谓“又”?2004年8月,22岁的郭文思在北京一家酒店房间内,将时年21岁的同班同学兼女友,来自单亲家庭的段某某杀害。


2005年2月24日,郭文思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北京市二中院判处无期徒刑。


2005年的郭文思


然而郭文思的无期徒刑显然有些奇特,在经历足足九次减刑之后,曾故意杀人的他竟于2019年7月24日顺利出狱,回归社会。


这不禁让人想起终于在2月20日伏法的昆明恶霸孙小果,他们都是犯下重罪,通过次次减刑,刑满释放后又犯下重罪。孙小果案的背后,相关涉案公职人员及重要关系人多达20人,随着孙小果的落网,涉事人员也纷纷落马。


让我们回到2004年,看看郭文思都干了什么。


2004年8月29日凌晨,郭文思在北京市夕照寺中街的黄河京都大酒店,2406号房间里,和女友段佳妮吵架,然后用枕头闷住佳妮的口鼻,将时年21岁的女友杀害了。



郭文思、段佳妮是大学同学,均为北京工业大学2001级工商管理系的学生。两个都是学生干部,郭文思是班长,段佳妮是文艺部部长。


据称,杀人后的当天下午,郭文思在其父亲的劝说和陪同下,向警方自首。


2005年2月24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审宣判,郭文思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郭文思没有上诉,检察院也没有抗诉。


当年的这起案件,《法治进行时》恰好全程记录,播出过一则整整20分钟的专题记录片。


我们先把时间拨回到2004年。

在北京某大学的校园里,有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男孩是班长,女孩是文艺部干部。在同学们眼中,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张相片是郭某某和被害人段某在校园里的合影,相片上的他们幸福快乐地依偎在一起。那还是在2002年的初夏,郭某某和段某在两人所就读的大学校园里相爱了。和所有的大学生情侣一样,郭某某和段某在学校里亲密无间。每到周末,郭某某还把家在贵州的段某带回自己家,和父母一起过周末。


转眼两年过去了,郭某某和段某都要面临大学毕业。郭某某说他打算毕业后与段某订婚,再用自己工作挣来的钱供段某读研究生。


但是美好的愿望终究落空了,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郭某某恼羞成怒,杀害了深爱的女友?郭某某说暑假过后,段某从贵州老家回到了北京,一下火车,段某就告诉郭某某,她在假期里爱上了一个家乡的男孩。


后续2004年8月29日,发生了一件令所有同学和老师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男孩杀害了女孩。

这个手拿悔过书的就是被告人郭某某,今年22岁,案发时是北京某大学四年级的学生。2004年8月29日凌晨3点,郭某某和女友段某,在北京市崇文区某酒店房间内发生争执,在争吵中郭某某用枕头将段某闷死。随后,郭某某自杀未成投案自首。


2005年1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但是美好的愿望终究落空了,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郭某某恼羞成怒,杀害了深爱的女友?郭某某说暑假过后,段某从贵州老家回到了北京,一下火车,段某就告诉郭某某,她在假期里爱上了一个家乡的男孩。

面对恋情的突变,郭某某的情绪很不稳定,但他仍然期待着段某能回心转意。


案发当天,郭某某带段某回自己家,他希望能通过父母缓解一下两个人即将破裂的关系,但是被段某拒绝了。于是他们住在了郭某某家附近的一个酒店里。两个人原本想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但最终他们激烈地争执了起来。


在激烈的争执中,郭某某用枕头捂住段某的口鼻,造成段某机械性窒息死亡。面对着已经停止了呼吸的段某,郭某某十分痛苦。


案发后,郭某某在宾馆的电视节目频道单上写了“对不起”三个字,然后割腕自杀。但最终他自杀未成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郭某某说在看守所的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反省自己的过去,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段某选择了离开他。


2005年2月2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并宣判了郭某某杀害女友一案:被告人郭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判决后,郭某某表示不再上诉,入狱服刑。

可是,悲剧在16年后再次发生。

当时媒体报道称,“听到自己被判无期徒刑后,郭文思面无表情,而他的父亲则给审判长连鞠三躬,感激他们给了儿子一个公正的判决”。



因为,郭文思属“自首”;案发后,郭家向段佳妮的母亲赔偿了40万元——佳妮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由母亲抚养成长。


当时《新京报》的报道称,“段母表示此事对她造成了极大伤害,但是她愿意原谅郭文思,接受郭家40万元的赔偿,并恳请法官对其从轻处理。郭所在学校也开具了郭在校表现证明,恳请法官从轻处理。”


“神通广大”的父亲


郭文思在北京延庆监狱服刑。接下来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减刑”,接踵而至。


第一次减刑:


2007年6月25日,获得第一次减刑——北京市高院裁定,他从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19年;政治权利,也由终身剥夺,改为只剥夺九年。


第二次减刑:


2008年9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裁定对郭文思的第二次减刑,减刑10个月。


第三次减刑:


2009年11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又裁定对其减刑10个月。


第四次减刑:


2011年1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裁定对其减刑11个月。


第五次减刑:


2012年3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裁定对其减刑11个月。


第六次减刑:


2013年4月26日,北京市一中院,裁定对其减刑11个月。


第七次减刑:


2014年7月17日,北京市一中院,裁定对其减刑1年。


第八次减刑:


2015年10月29日,北京市一中院,裁定对其减刑1年。



也就是说:


平均1年2个月左右,郭文思就获得减刑一次,7年多的时间里,他累计获得了7次减刑,总计减刑6年5个月。我们来看看第九次减刑。


2018年10月22日,北京市延庆监狱,又提出对郭文思的减刑建议。


 “北京市延庆监狱认为,罪犯郭文思在服刑改造期间,能认罪服法,服从管理,积极改造,于2015年8月获得监狱改造积极分子奖励,2017年5月获得监狱嘉奖奖励,2017年6月经监狱按规定审批,折算为三个表扬奖励,2017年9月获得表扬奖励。北京市延庆监狱根据郭文思的改造及奖励情况,提出对郭文思减去有期徒刑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减去一年的减刑建议。”


2018年11月21日,北京市一中院全盘同意了这一减刑建议。郭文思的刑期,到2019年7月24日,即告结束。



此案的审判长是徐庆斌,审判员是纪艳琼、刘玉红。其中,徐庆斌还是北京市一中院的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



也就是说,在杀害一名花季少女被判无期徒刑后,郭文思仅在监狱里待了不到15年,就重获自由。


《经济观察报》首席记者李微敖曾针对郭文思一案写道:多位从事刑事司法工作的资深友人——包括警察、检察官、律师,以及纪委监察系统的干部,大家几乎一致的反映是“不正常”“很不正常”。


不正常的背后,“操控”所有减刑程序的不是别人,正是郭文思的亲生父亲——郭万普。


郭万普什么来头?根据通报,他不是官场巨鳄,也非商场大拿,只是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的一名退休职工。


通报中指出,郭文思先后服刑的监狱有5个,其中潮白监狱和清园监狱是发生违规减刑的主要地点,也是郭万普想方设法“请托”“打点”的地方。


郭万普首先找到时任潮白监狱分监区指导员的王乃聪,通过财物利诱,帮郭文思在狱中安排了多个有利于减刑的岗位。除此之外,王乃聪还违规安排会见、私自帮郭文思送信。至于,郭文思在狱中多次违规的行为,王乃聪也帮其“一手解决”。


为了与潮白监狱和清园监狱的狱长搭上线,郭万普动用身边资源,找到北京星牌体育用品集团、北京漪林顺康科技公司、北京广播电视台等单位的员工“牵线”,借助送现金、购物卡的方式,层层暗示、打招呼,请狱长在减刑申报程序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功帮儿子实现刑期“九连降”。


据郭文思当年故意杀人案的辩护律师钱列阳所说:郭文思仅是普通的家庭背景,并非什么高官子弟!



当年郭文思杀人后,他的母亲向被害女生母亲赔偿40万元人民币,双方达成谅解。


而在2004年,40万也不是一笔小钱,差不多能够在北京海淀买上一套不错的小居房了。


《中国纪检监察报》评论称,多起案例显示,在刑法执行中,违规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含保外就医)容易滋生腐败,“以权赎身”“提钱出狱”等现象给司法公信造成了严重影响。必须强化对权力的制约监督,压实主体责任,深查司法领域违纪违法行为,维护司法执法公平公正。


如果不是因为不戴口罩与人发生纠纷,进而将72岁的老人殴打致死,引发众怒,郭文思很可能不会被起底,他违规获得9次减刑的记录也可能会一直尘封下去。


目前,郭文思违规减刑案中,包括其父亲在内的13名“帮忙”人员,均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中的党员、公职人员已被开除党籍公职。


类似的案件还有多少藏在暗处?多少恶人在逍遥法外?细想让人不寒而栗。


只希望相关部门事前卡紧标准、责任、监督机制,事后严查、重罚、零容忍,让诸如此类钻法律漏洞的隐形勾当,无处遁形。


- End -综合网络

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码看视频

扫码加好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