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冷血悍匪王立华,12岁逼父母离婚,27岁绑架吴若甫,临死说13字!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9/14 22:05:27 浏览(71) 分享到微博


据说中国公安系统内部有一句行话:北京人一般不犯事,要犯事就是大事!一聊到这儿就会拿这几个人举例:白宝山、鹿宪洲、王立华。


这几位悍匪都制造了惊天大案,罪行累累,但要说冷血残忍、没有人性那王立华数一数二了!王立华十二岁的时候,强迫自己的父母离婚,长大之后为了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干大事,甚至要杀掉自己的母亲,竟然能对自己的母亲下杀心,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理解。


年少时期

王立华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他上面还有一个姐姐,由于他的父母尤其是他的母亲还存在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自从他出生,就对他极其溺爱。


由于过分的溺爱,幼小的王立华就显示出了强烈的控制欲,从小便不是省油的灯,爱出风头,爱当“老大”很霸道,但王立华父母觉得他毕竟只是个孩子。


上了小学以后,王立华发现同学们可不像家里附近的朋友那样听自己的话了,他往日里“威风”不再了。也很少有人跟他一起玩,这使王立华很苦恼。


有父母的宠爱,王立华手头从来不缺零花钱,他经常去买零食吃。有一天,王立华非常大方地给一个同学买了一根糖葫芦,这个同学非常高兴,就像“跟班儿”一样整天围着王立华转。


王立华觉得这是一个好方法,于是他就用这些小恩惠网罗了很多同学,每天同学前呼后拥,他从此找到了当老大的感觉,大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但是这种虚荣心需要金钱的支撑,当零花钱和压岁钱花光之后,王立华开始找借口从父母那里骗钱,等骗来的钱花光之后,他开始偷父母的钱。


从此他父母把钱都放在单位,几乎不敢放在家里。王立华偷钱的欲望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从家里偷不出钱来的时候,他就偷老师的钱。老师们发现后找家长,王立华被他爸爸一顿拳打脚踢。


但是痛打阻止不了王立华偷钱,因为他喜欢当老大,需要钱养“小弟”。


因为经常偷钱被毒打,这使得他恨上了他的爸爸。12岁那年,因为王立华再次偷钱被打后,他离家出走了。


王立华的妈妈找遍了他可能去的地方,直到第三天下午,终于在崇文区一条铁道旁的涵洞里,找到了像小叫花子一样的王立华。


妈妈搂着王立华的头哭着说:“好孩子,咱们回家吧,你爸爸说他再也不打你了。”但王立华哭喊着,死活不回家。


他冷冷地对妈妈说:“他把我往死里打,这辈子我再也不回他那个家了,除非你跟他离婚,我再也不敢见他了。”


王立华的妈妈把兜里所有的钱给儿子留下,哭哭啼啼地回家了。一个多星期后,他妈妈一见王立华就把他的头搂在怀里哭着说:“走吧,妈妈已经离婚了,咱们要到一个新家去了。”


离婚后,王立华的妈妈带着他和他的姐姐搬到崇文区的家,靠他妈妈在城建公司上班挣来的微薄工资,养活一家3口。一开始,王立华觉得在也不受父亲的管束,可以为所欲为了。但后来,王立华发现家里真的没钱了。有一次他像往常一样翻开他妈妈的钱包之后,发现里边除了只有不到两块钱的毛票和几张粮票。


家里没钱可偷了,王立华开始偷邻居家或周围的小商店,这使得王立华在派出所挂了号。


最多的一天,因为打架、偷东西他曾经五进派出所。但由于他年龄太小,民警大多是对他进行一番说服教育后,就把他放了。


小学毕业后,因为是惯偷没有学校愿意要王立华,于是他妈妈就把他送到了工读学校。而王立华也非常愿意去工读学校,因为他觉得工读学校里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孩子,在那里他更容易找到当大哥的感觉。在工读学校王立华如鱼得水,学会了更多他闻所未闻的犯罪手段,他也变得更加冷血。


1995年7月13日,17岁的王立华伙和他的手下们手持菜刀和假手榴弹,闯入居住在丰台区的一个浙江商人家里,抢劫了价值2万多元的物品后,被警方逮捕。


1995年11月28日,丰台法院以抢劫罪判处王立华有期徒刑9年。


劳动改造

王立华被送到监狱里进行劳动改造,他没有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认为是社会待他不公,他固执的认为自己之所以被抓住,是因为还没成“大事”,如果自己有足够多的钱,就能摆平一切。


在监狱里,王立华发誓出狱后要轰轰烈烈地干点“大事”,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这期间,王立华刻意的结交狱友,其中就有王庆晓、董立民、梁军等人,在这些人中他也真正有了做‘老大’的感觉。


当时王立华有个狱友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银行工作人员,在与他聊天中,王立华得知银行的金库是由行长和保卫科长共同掌管金库钥匙,他在狱中读书看报看电视的过程中,还暗暗记住了一些银行的位置和银行行长的名字,他立志要绑架银行行长抢劫金库。


2002年9月,王立华因为积极改造被提前释放。出狱后他开始着手实施他在狱中就策划好的抢劫金库的计划。而他计划的第一步竟然是准备杀掉自己的妈妈,以免后顾之忧。


因为非常爱妈妈所以要杀掉妈妈,然后孤身一人了无牵挂的去闯江湖,这就是王立华才会有的逻辑。


但当王立华看到妈妈已经花白的头发和日渐苍老的面容,他知道他妈妈为他操碎了心,吃着妈妈亲手给他做的饭时,冷血的王立华终于手软了,收回了出鞘的尖刀。


2003年年初,王立华离开了家,跟一些狐朋狗友去了河北涞水野三坡,在那里,他从一位老猎人手里花300块钱买了一杆猎枪。


寻枪

找枪是王立华抢金库计划中的关键的一步,抢金库有了钱,就可以拉起一帮“兄弟”把北京闹翻天,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王立华出狱后就开始了他寻枪的日子,而且从来不避讳告诉身边的朋友“要弄枪”。


2003年1月,王立华的一个东北哥们儿,想回老家一趟,还吹嘘自己有很多朋友都有枪,问王立华去不去。王立华立即找来一辆车,和这个名叫“小二”的东北人辗转辽宁铁岭市、黑龙江拉林市,搞到了3杆猎枪。


从河北和东北弄到的这些猎枪,当然满足不了王立华干大事儿的需要。


2003年3月,王立华决定到电影《寻枪》的拍摄地贵州去寻枪。他单枪匹马来到贵州松桃县,买了3把仿“六四”手枪,还有3发子弹,花掉了9100元,花去了他大部分的积蓄。


2003年9月,王立华到云南分别找到了4个人订购枪支弹药,共预定了180支枪,总价60多万元,这笔钱是绑架得来的。


王立华雇了一辆捷达轿车和一辆面包车,并让他的手下梁军雇了十几个兄弟到云南接货,他们将两个手雷,还有几支折叠冲锋枪、手枪等枪支弹药运回北京。


王立华陆续买来的枪除了自己使用,都装备了他手下们。2003年夏天,王立华在丰台一个饭馆吃饭,恰巧碰到以前的一个狱友,王立华喝多了,从腰里摸出一把损坏的“六四”手枪,竟顺手把这支枪送给了这人。


绑架撕票

据说,王立华出狱时,他的朋友为给他接风,将他带到一家很高档的酒店,这时从楼下走上来几个西装革履的人。


王立华的朋友中有一个叫“六哥”的人连忙站起来跟这些人打招呼,但领头那个小伙子只是很傲慢地点了一下头。


这人的做派让王立华很不舒服,他盘算着,六哥至少也有六七千万元的家产,还对这小伙子这么客气,这小子肯定有些来头。


当六哥介绍王立华是自己刚出狱的朋友时,那小伙子不屑一顾地说:“不就是抢了两万块钱吗?算个球啊,要是早找我,我跟领导打个招呼就把你捞出来了。”


王立华听这人口气这么大就更不舒服了,问身边人是什么来头,朋友告诉他,这人叫王大亮,他爸是做大买卖的,有亿万家产。


王立华于是就把绑架的目标确定为王大亮,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王大亮有钱,二是因为看着王大亮不顺眼。


王立华叫来了在服刑时认识的王庆晓和董立民以及其他几个朋友,在平谷的一家理发店里绑架了王大亮,并且打电话向其父亲索要500万元。


在电话中,王立华特别强调让王大亮的父亲不要报警,并约好在京开高速公路大红门收费站南交纳赎金。


王立华拿到了分别装在两个袋子里的300万元,因为怀疑路上有警察拦车,他觉得王大亮的父亲报了警,就给董立民发短信“办了”。王大亮被被王庆晓用铁链勒死后埋进了他们事先挖好的坑里。


一个星期之后,王立华十分猖狂的往被害人家里打电话,“再给100万,我就告诉你们埋尸地点。”


而且王立华在电话中公开叫板:“我知道警察就在边上,不信你们看着,根本抓不到我!”而当时在场的一名警察叫做曹志刚,咱们后面要提到他。


王立华拿到300万元赎金后,除了到云南购枪花了60多万元外,他只分给董立民、王庆晓各自十几万元,这些钱除了买了两辆二手桑塔纳,剩下200多万元都据为己有用在赌球、吸毒和吃喝玩乐上了。


王立华还在北京和河北租了10套房子供他的女友和手下居住,他同时包养着两个女人,还不停地去找小姐,有一次王立华玩完了觉得心情不错,一把甩给小姐小费5000元。


大手大脚地挥霍和购买枪支,300万元很快便花销一空。没钱了,王立华就准备带人继续出去绑架。他们先是准备绑架王大亮的弟弟王小亮,但没有成功。


王立华非常恼火,2004年2月2日,在朝阳某歌厅门前,王立华团伙选定了一辆奔驰跑车,绑架了驾驶员杜某,当得知杜某是借别人的车自己无钱支付赎金后,他们放了杜某。


绑架吴先生

大家也许看过2015年上映的电影《解救吾先生》,吴若甫在电影中出演了一名警官,而这部电影正式根据王立华绑架吴若甫的案件改编。


王立华一伙盯上了三里屯某酒吧,因为他们发现一些名人经常出入这家酒吧,2004年2月3日凌晨1时许,王立华一伙人将目标锁定在一辆宝马越野车上,而这辆车的主人正是吴若甫。


吴若甫与几位朋友刚谈完事从酒吧出来,眼前突然出现了几个陌生男子。他们自称是警察,给吴若甫戴上手铐,只一眨眼的工夫,吴若甫就被那几个男子拉上了汽车扬长而去,等他的朋友反应过来拨打110报警电话时,对方早已没了踪影。


在深深的夜色中,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会同朝阳分局立即组成了专案组。曹志刚被任命为演员吴若甫绑架案的人质解救小组组长。曹志刚,在全国警界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


当时,通过目击者对绑架吴若甫犯罪嫌疑人及其作案手段的描述,专案组认为这起案件与平谷绑架案是同一伙犯罪嫌疑人所为,王立华这个名字摆在了刑侦人员面前。


这时,狡猾的王立华真是狡兔三窟,每天变换不同的落脚点,而且他声称身上就带着手雷,谁敢抓他就与谁同归于尽。为了把这个残忍凶狠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警方艰苦地寻找着最佳的时机,采取各种手段布控,很快,王立华的数个落脚点被一一控制起来,但王立华始终没有出现。


2月3日中午,犯罪嫌疑人打来电话,索要200万元赎金。30分钟后犯罪嫌疑人又打来了电话索要赎金。时间飞快的地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王立华。专案组再次下达指令,扩大寻找范围,尽一切可能发现王立华。


2月3日晚7点左右,王立华驾驶的车辆被发现了。


刑侦人员火速赶到了现场,这时的王立华还做着开车去拿赎金的美梦,行政人员一举将“华子”抓获,带进了劲松派出所,从他身上和车上搜出了一把上了膛的“五四”式手枪和一个手雷。在他的内裤夹层里找到一把手铐钥匙,这是他随时准备逃跑用的,早知道警察用了高科技的金属探测器,就做把木头钥匙了。


在派出所,王立华承认吴若甫是他们绑架的,但拒不交代藏匿地点。王立华甚至觉得吴若甫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可以用吴若甫和警方谈条件,“我也不想吴若甫出事,我让我的人撤了,再带你们去。”侦查员严厉地告诉他:“你们的人一个也别想跑。”


晚上10点多,王立华突然向警方提出,要求见 一见他的女朋友和养的宠物狗,此时距离吴若甫被绑架已经过去20个小时。


民警明白,王立华的心理防线快要崩溃了。民警找来了他的女朋友和宠物狗,双方见面之后他的女朋友马上离开了。


看着女朋友远去的背影,王立华说愿意带着民警去关押吴若甫的地方,但他就是不说具体地址,还突然对女朋友大喊一句:还会和你见面的。


当专案组人员押着王立华向关押地点赶去,进入顺义后,不用他指路,侦查员就向关押吴若甫的地方开去,王立华明白这个窝点也早已在警方的控制中。


在解救现场,王立华还在挑衅曹志刚,里面有5个人,都有枪!


警方迅速部署了行动方案,曹志刚第一个翻过院墙,撞碎屋门上的玻璃冲了进去,用胸膛紧紧护住被铁链捆绑的吴若甫。在不到三秒的时间,特警们已将还没反应过来的绑匪一一制服,人质安全获救。


当吴若甫安全的回到刑警队时和等候多时的亲人拥抱在了一起。


随后警方在王立华另一个女朋友的住处起获了各种枪支和弹药。王立华交待这些枪支弹药都是他从外地购买的,平谷绑架案正是他们这伙人所为。在拿到赎金后,他们已将人质王某杀死。王立华还交待这次绑架吴若甫拿到赎金后,也准备杀掉人质。


据吴若甫叙述:“绑匪说这是最后一次,弄完了就把我们撕了,只要发现有人跟踪就拉手雷,发信号,这些人就把我们杀掉。当警察冲进来的时候,我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王立华带人成功的绑架了影星吴若甫,只是王立华没有想到,第二天,从天而降的北京特警就把他和同伙抓获了。


审判

2004年8月31日,北京二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王立华等10名人分别以涉嫌犯绑架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窝藏罪被提起公诉。

2004年11月14日,北京二中院一审判决,押绑架演员吴若甫等受害人的3名主要案犯王立华、王庆晓、董立民均被判处死刑,另外7名同伙分别被以绑架罪、非法买卖枪支罪、窝藏罪判处无期徒刑到5年有期徒刑不等的重刑。

2005年7月15日,二审开庭,王立华翻供,表示并没授意同伙“撕票”。

2005年8月,王立华在二审期间向法院申请进行精神疾病的司法鉴定。

2005年9月14日,遵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案的三主犯王立华、王庆晓、董立民等验明正身后,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法官问他还有什么说的,王立华说了句,对得起自己就行,不用管其他人!

27岁的王立华见到自己的家人时声音有些颤抖:“我死了,就解脱了,早死早舒服。”

最终,这位罪行累累的悍匪,结束了自己罪恶深重的一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