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一个知青制造的惊天大案,揭秘1980北京火车站爆炸案!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7/19 18:51:13 浏览(319) 分享到微博

近几年,我们经常听到国外发生“恐怖袭击”“自杀性爆炸”这样的事件,我国建国后很少有这类案件发生,但震惊中外并第一次被冠以“恐怖”二字的案件,是1980年发生在北京火车站的自杀性爆炸案件……


1980年10月29日,晚上6点15分。北京站二楼突然一声巨响,血肉横飞。附近的居民明显感到了震动,很多人开始以为发生了地震,但当人们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和看到浓烟后,才知道发生了爆炸。


1980年,人民日报提出了“春运”这个名词,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火车的客运量大幅增长。


虽然万幸爆炸案没发生在春运高峰,但当时候车厅里也有8千多名乘客。



当时北京站不仅是全国铁路的重要枢纽,还是迎接外宾的门面,离天安门8公里,所以当时公安部就发话了,必须要以最快速度找到凶手,责令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铁路公安处,调集刑侦、技术人员近600人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工作。


爆炸发生在北京站二楼南走廊的正中央,据1980年10月31日的北京晚报报道,包括爆炸制造者在内9人死亡。


而现在网络上搜到的资料显示为10人死亡、89人受伤。现场惨不忍睹,地面、墙壁上布满了血迹、碎肉块、碎钢块以及被炸碎的各种物品,走廊顶部的吊灯和走廊内的9块玻璃被炸飞,爆炸波及面积700多平方米。


据说事发后,当时停在北京站广场上的一些车辆马上都被征用,投入到救人工作中。


消息当晚就在北京市民中传开了,许多人对爆炸事件的原因进行各种猜测,有的认为与当时的国内政治形势有关。


这日子口,还有人来“凑热闹”,给市局发署名“史秋民”“悬崖人”的恐吓信。信中叫嚣:“要制造比北京火车站事件大七七四十九倍的事件”“下次爆炸事件在外宾中发生”等等。



刑侦人员在爆炸现场提取到103块碎钢片、4种不同型号的84发子弹弹头或碎片、126块被炸飞的人体组织,还有电池碎皮、几段塑料电线、黑色手提包碎块。


经过化验,这些物品上都含有炸药的成分,据当时报道,估算药量在1公斤左右,这和现在资料记载的数字小有出入。


爆炸案的制造者被炸飞至爆炸中心西南4.5米的地方,身体仰卧,肢体残缺,两臂被炸得无影无踪,五脏六腑外翻,右腿炸飞,落在爆炸中心南侧1米的地方。他当时为站立姿势,爆炸物紧贴自己右下腹部,双手护着爆炸物,在距离地面80厘米的高度,以电发火装置,引爆。电池为上海生产的“天鹅牌”、“白象牌”9V电池。


他的衣服和随身物品,有一部分明显为军用品,被炸碎的衣兜里,还有3粒陈小米。其他的物品则大都是北京生产。


他的鞋底上沾有微量铁屑。综合考虑,可能是北京人或与北京有关的人,可能参过军,可能在农机厂、金属厂等类似工厂工作。专案组决定首先从北京地区查起。


专案组找来了雕塑、法医、美容、摄影修版专家,复原了该男子面孔,确定年龄30至35岁、身高1米7 、方圆脸、小眼睛、高颧骨、两耳前部有稀疏粉刺疤、皮肤较黑、略有络腮胡子、偏长的寸头、体格健壮。



接着,带有复原头像照片“关于辨认查找无名男尸的紧急通报”被紧急传达到北京各地、各单位。


11月2日上午,崇文区光明西里,民警给一位“治保积极分子”看通报,这个积极分子惊讶,“这不是王志刚吗”,初步怀疑这个男尸可能是她邻居家的孩子王志刚。民警马上对王志刚的亲属进行调查了解,王志刚的弟弟王志强认定这名男子的照片就是王志刚。


10月30日,也就是北京站爆炸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王志刚的工作单位山西省运城拖拉机厂给王家发来电报,电报全文是:“王志刚于10月28日私自外出去向不明,不知是否回家了?”


从10月29日到11月2日,不过4天时间,至少通知发送的速度,在当年来说是够快的了。


网络上的资料记载称,王志刚家是“光明西里2号楼14号”。但曾有人去这个地方打听,这里并没有“2号楼”,很多居民还记得1980年这次爆炸案,但并不清楚任何有关“王志刚”的事情。


11月3日,专案组派市局治安处副处长王少华,带领调查组赶赴山西调查。调查组在山西运城获取了大量的人证、物证以及书信证明,从而认定那具无名男尸就是王志刚,破解了这起爆炸案的内幕。

王志刚,北京人,生于1950年,事发时30岁,1968年在109中初中毕业后,到山西省万荣县插队。


1973年入伍,当铁道工程兵,1975年复员到山西运城拖拉机厂做维修工。厂长介绍,王志刚是“基干民兵”,打过靶,接受过爆破训练,掌握爆破知识。


10月28日晚上9点多,王志刚离开工厂。如果他乘坐西安到北京的136次列车,那么他应该在29日下午4点14分到达北京,也就是爆炸案发生前两小时。


王志刚同宿舍工人李宝家、好友马春河、秦世昌等人反映,他有绿色的确良军上衣、蓝劳动布工作服、黑鸡心领毛衣、白绒裤、蓝色的“卡裤”,他喝水用的罐头瓶、搪瓷水缸子也都不见了,表示他离开了。


运城地区商业局干部张志祥描述王志刚出走的晚上的穿着、随身物品,与爆炸现场发现提取到的一致。王志刚当时提着黑色人造革手提包,手提包装得很满,拉链都拉不上了。


走之前,王志刚还把一辆凤凰自行车送给了好友秦世昌。北京站爆炸现场捡到的钥匙,能够打开这辆自行车的车锁。另外,爆炸现场捡到的毛巾,也是王志刚所在工厂发的劳保用品。



李宝家说,他曾给过王志刚半斗陈小米,用作鱼饵,他亲手把这些小米装进了王志刚的衣兜,那三粒陈小米也查到了来源。


马春河说,王志刚是“少白头”。王志刚出走前5天,他曾为王染发。而爆炸现场,男尸发根确实是白色的。


王志刚留在运城拖拉机厂职工宿舍里的鞋,经“警犬鉴别”,认定与无名男尸留在现场的鞋“同一”。


爆炸现场散落有半个手掌皮,调查人员从王志刚的笔记本上提取汗迹对比一致。


山西永济炸药厂工人王冬树9月初,曾经给过王志刚200至250克“黑索金”炸药,即“环三次甲基三硝胺”,这是比TNT还猛的炸药。


好友秦世昌、工友李金良他们给过王志刚762型子弹六七发,弹底批号与爆炸现场弹壳上一致。


10月15日中午,李金良还给过王志刚10个电雷管。


工友李丽华、沈金涛去年的12月份,曾分别给过王志刚小口*子弹40多发,这些与现场发现物品也相符。



而事发前约两个星期,王志刚独自住在好友马春河家里,给他看家。经提取马家地面上的尘土化验,证明其中含有炸药成分,与爆炸现场相符。王志刚本人是维修工、会电焊,他所在工厂有大量的碳素钢管,他可能利用这段独处时间,制造了土炸弹。


王志刚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市民家里,成长环境相对良好,在学校、农村、军队表现都不错。那么,他如何从一个良好青年发展成为人体炸弹案的制造者呢?


王志刚认为在山西运城小小的拖拉机厂当个穷工人,心有不甘。他三番五次要求调回北京工作,厂领导因故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调回北京的愿望成了泡影,厂里调工资时,认为他不安心工作,因此也没有他的份儿。


他有一个邢台商业局当售货员的女朋友,正好这个时候,他的女友又与他分手了。生活拮据、心理失衡、情绪极端低落的王志刚与人发生争执,动手打了对方,厂里给了他处分。


王志刚的朋友和熟人都反映,几个月来,他非常悲观,曾对朋友说:“我到这儿来插队上当了,到现在连对象也找不着,也回不了北京。”


爆炸前一个多月,他曾经在夜里,长吁短叹,有时哭泣。离开运城前一晚,王志刚在宿舍里痛哭被李宝家听到。


10月28日,临回北京前,王志刚分别给4个关系要好的同事写了告别信,内容充满着决绝之情,这些善良的朋友们万万没想到,看上去文质彬彬甚至有些懦弱的王志刚,竟然会踏上一条罪恶的路。告别信上写:“我走了,永远走了,今后再也不会再见了。也别找,找也是白费力气。我去的地方虽不理想,但终究是个归宿。”



调查中,没有发现王志刚有与人合谋作案的证据。最终此案被定为“反革命破坏案件”。


1980年11月8日,中央领导审阅了北京市公安局“关于查破北京火车站重大爆炸案的情况报告”,对北京警察快速查清案件性质、平息社会舆论和谣传、维护首都政治局面、稳定北京治安秩序所做出的努力,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充分的肯定。


- End -


扫码关注公众号

扫码看视频

扫码加好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