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最新疫情!武汉医生,疫情刚开始不让说!疫情高峰在2月中下旬!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2/12 10:30:48 浏览(130) 分享到微博

北京最新疫情


2月11日0时至24时,本市新增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送至定点医疗机构进行救治。现有疑似病例218例,新增密切接触者37例,累计确定密切接触者1539例,其中709例已解除医学观察。出院8例。


截至2月11日24时,本市累计确诊病例352例。其中出院56例,死亡3例,293例在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按照国家传染病信息网络报告规范,调整了本市确诊病例归属,将1例海淀区病例调整至西城区。东城区12例、西城区43例、朝阳区56例、海淀区56例、丰台区32例、石景山区13例、门头沟区3例、房山区14例、通州区17例、顺义区10例、昌平区19例、大兴区37例、怀柔区7例、密云区7例、延庆区1例,外地来京人员25例。平谷区尚未有病例。


2月10日发病患者活动过的小区或场所

南邵镇长滩壹号

月坛街道三里河三区

中关村街道软件小区

马驹桥镇北门口村


2月9日发病患者活动过的小区或场所

花乡街道幸福家园小区东区

新村街道刘孟家园小区

中关村街道知春路82号院小区


2月8日发病患者活动过的小区或场所

北新桥街道东直门北小街8号

南磨房乡世纪东方嘉园

北太平庄街道北京师范大学小区

中关村街道中科院东南小区

东高地街道万源南里小区

胜利街道义宾南区

西红门镇瑞海家园二区


北京新增死亡病例为82岁老人


2月10日,北京又报告了1例死亡病例。这名患者今年82岁,北京人,男性。2月3日确诊为新冠肺炎,在市级定点医院住院治疗。临床分型为重型,因冠心病、心功能不全等基础病急性加重,经抢救无效于10日死亡。


小区出现确诊病例,小区居民到底应该怎么办?


近日,北京某小区多个住户出现了确诊病例。目前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这个小区内多个住户出现病例,但彼此之间没有关联。所有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经开始进行医学观察。


疾控机构将在病例离开后,对确诊病例居家环境进行彻底的消毒。小区物业在疾控部门的指导下,对公共区域进行了全面消毒,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严格限制小区人员的出入,加强小区居民和外来人员健康监测。同时,小区还及时清理生活垃圾,进行了环境整治,周围的区域更全面的消毒。


居住在疫情高发的小区,居民更应该注意个人防护,居民一定要认真洗手,这是很重要的。在拆快递前后、接触耳眼鼻前后更应该严格洗手,一定要减少邻里串门聚会和扎堆聊天。如果乘坐电梯,要佩戴口罩。接触公共门把手等之后,不要用手接触耳眼鼻等。

 



戴口罩坐地铁或打车哪个风险高 ?



2月11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没有必要区分戴口罩坐地铁或打车哪个风险更高,只要是在有人员集中的地方都是有风险,所以一定要坚持戴口罩,同时因为在这些公共场所接触手会粘到一些表面,回家后要洗手。


北京首例新冠肺炎孕妇患者出院



北京已有48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在这些出院患者中,有一位比较特殊,她是来自武汉的钱安妮,确诊时已经怀孕33周。入院时,安妮离预产期已经很近了,她的心理压力很大,佑安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治疗过程中也是格外细致。这两天,已经痊愈出院的钱安妮,正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家宾馆单独隔离。



疫情期间北京地铁将严控人流密度


市民张先生一大早从回龙观出发前往复兴门,以往工作日挤满人的地铁车厢,现在一路有座。“早上7点45分,13号线走到西二旗站,车厢里才接近满座。”


地铁10号线安贞门站附近聚集着大量写字楼和住宅小区,以往早高峰进出站客流十分突出。昨天早高峰安贞门站客流跟前两天相比有所增长,但与平常工作日早高峰相比下降幅度比较大,早高峰客流约有平常的十分之一。此外在疫情防控期间,搭乘地铁的乘客都很自觉地戴上了口罩,目前安贞门站区内管辖的车站,还没有发现一例因未戴口罩而被劝返的现象。



北京地铁介绍,疫情发生前,北京地铁全网工作日正常客流在1200万人次左右。客流拥挤时段集中在早晚高峰2个小时。目前情况来看,春节以来,虽然客流逐步增长,但目前还是相对宽松,总客运量不到正常情况下的10[[%]]。


从复工复产到开学之前这一阶段,通勤客流逐步恢复,通学客流没有,同时生活出行类以及进出京客流大幅减少,预计最大客流量将比正常工作日下降50[[%]]。


针对高满载率区段,适时加开区间临客。必要时,实施远端车站限流,以均衡相关区段满载率。针对大客流车站,将适时启动限流措施。


北京市又有4例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年龄最大者84岁


据北京市卫健委网站消息,北京市又有4例新冠肺炎患者,经过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后,符合出院标准,于2月10日先后从地坛医院、佑安医院出院。4名患者中,有2名男性,2名女性;年龄最小的21岁,最大的84岁。


从北京到武汉,夫妻相隔两千多公里,并肩战斗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急诊科护士邢正涛是驰援武汉的北京医疗队成员,和同医院同科室工作的妻子白钰,虽然相隔2000多公里,但却“并肩”战斗在抗战疫情的一线。



他们都知道这次疫情的危险性,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在邢正涛开拔武汉以前,夫妻二人便商量好要瞒着父母,但离京前他还是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原来消息早已通过媒体传到了家中。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的病区内,内柔外刚的邢正涛,一进入工作状态,心细得很。有一位50多岁的患者,情绪比较急躁,氧气面罩让他有些不适感,他总是不自觉的要摘掉面罩。于是值班的时候邢正涛一趟一趟去跑,一趟一趟去劝,尽最大努力、用最大的爱心去关照病患。


在北京宣武医院急诊流水岗位上,共抗疫情的非常时期,白钰与身在武汉的丈夫“并肩”作战。她比平时更早到岗,认真防护,耐心接待就诊患者的各种问询,照料那些需要帮助的病人,有效进行急诊分诊,并且时刻警惕可能发现新冠肺炎患者的任何苗头。


在穿上防护服穿过半污染区大门之前,邢正涛向记者说了一段肺腑之言,“说实话,在隔离病房的工作强度,比在急诊还要累,但我愿意上阵。当初我就是因为看过家人生病时,特别无助的样子,才学了护理专业。


“幸运的是,我爱人也是护士,我们彼此了解、理解。来武汉第一次进隔离病房前,我把我和她的名字并排写在了防护服上面,还写上了‘我爱你’三个字。这种两地‘并肩’作战的经历,我们会一辈子铭记!”


宣武爷们儿好样的!


北京网红馒头店自制一米木板“无接触”售卖



2月10日,在安定门内大街的鼓楼馒头店,三四十位顾客在路边排队,大家自觉间隔出一定距离。店员戴着手套,通过一块长约一米的木板将馒头、豆包等“传递”到顾客手中。


售卖中,店员引导顾客扫码支付,如用现金则通过一根捆着塑料盒的长棍,尽量实现“无接触”售卖。



馒头店门口,顾客有序排队。


北京要求从药店寻找发热人员


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要求,各单位要全面监测人员体温,有发热症状的及时就医。医院对就诊发热患者进行全面筛查,分类处置。加强药店管理,从中寻找发热人员,建立日报告制度。


朝阳区潘家附近一家药房前几天就开始登记买感冒药、退烧药、止咳药的顾客信息。登记信息包括身份证、住址、联系方式及购买的药品等;目前每人购药不许超过两盒。她介绍,这些信息他们都要按要求上报,药监部门也会来检查。


朝阳区左家庄地区一家药店的店员也表示,购买感冒药退烧药等都需要登记信息并上报。


葫芦娃解析新冠肺炎,这么多年,终于看懂了

对全国近千起的聚集性疫情进行分析发现,其中83[[%]]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其余的在医疗机构、饮食服务、农村村庄、超市商场、企事业单位、交通工具、养老院和学校等地也有发生。聚集性疫情的病人年龄范围比较广,从婴幼到老人。聚集性疫情一代大概占22[[%]],两代病人占64[[%]],也有个别的会出现三代甚至四代。


北京确实有小区发生多个家庭的聚集性疫情,一共发生73起聚集性疫情,其中66起属于家庭聚集性疫情,占90[[%]]左右。目前家庭聚集性疫情涉及197例确诊患者,这说明需要居家进行医学观察的对象没有落实好的相关措施。




北京部分商场未设置体温监测岗


2月11日,北京市卫生健康监督所所长李亚京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经检查,北京部分商场没有设置体温监测岗。


李亚京表示,市卫生健康所对所有开诊的诊所、商场等进行了检查,面对返程人流的到来,又把地铁换乘站作为检查的重点,一共检查了20个地铁换乘站。


经检查,发现部门商场未设置体温监测岗。李亚京表示,他们会督促有条件的单位设置体温监测岗,禁止拒不执行的体温监测人员进入。


北京建议单位食堂安排错时就餐


北京市城管执法局建议单位食堂错时就餐,为保证各类商务楼宇(包括办公楼、写字楼)及其使用单位、商场(含超市)和餐馆(含内部食堂)等人员密集场所(以下简称 “三类场所”)安全,经市政府决定,自2月10日起,在疫情防控期间,全市各级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部门对上述“三类场所”落实疫情防控工作情况进行监督检查。



此次检查重点是:“三类场所”是否开展疫情防控知识的宣传教育,是否落实本单位职工和从业人员离返京居家观察、隔离等管理措施,是否落实本单位职工和从业人员健康监测登记制度,是否为职工配备防护用品等,以及对于商务楼宇重点检查是否把好“人员进门关”;对于商场重点检查是否加强保洁;对于餐馆、食堂重点检查是否加强用餐管理等。


单位食堂往往会形成人员聚集,对此,单位食堂应采取错时就餐等措施。


单位首先要宣传告知,同时督促落实好自身主体责任。拒不整改,存在问题的,还要移送行业主管部门,对于存在的违法行为,将移送公安机关进行处罚。


北三县北京上班族陷入两难


一边是单位要求回京复工上班,一边是小区封闭管理,这让每天往返于北京、北三县的上班族们陷入两难。



陈先生告诉本报记者,按照通知要求,去北京上一天班,回来后就需要隔离14天,这也就意味着一个月只能上两天班,这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单位会同意吗?即便单位同意了,那会不会扣工资呢?这些问题我现在都不知道如果去解决。”陈先生说。


北三县到底居住了多少在北京上班的人,目前并未有确切的统计数据,有人说几十万,也有人说上百万,不过2018年曾经有媒体以“30万燕郊上班族”为标题,对住在燕郊、工作在北京的上班族进行了报道,受到广泛关注。


上述厂通路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仅大厂县潮白新城一地50多个小区内,每天就有几万人往返于北京、河北之间。



如今廊坊采取小区封闭管理,影响的可能是数十万人每天的上班、出行。


那么封闭管理到何时才能解除呢?这位工作人员称,需要根据疫情控制情况而定,有可能是14天,也有可能是一个月、两个月。


据河北卫健委统计,截至2月8日24时,河北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06例,其中死亡2例,现有重症病例17例,累计治愈出院30例。在确诊病例中,廊坊市为22例。


钟南山:疫情峰值应该在2月中下旬


11日,广东医疗队武汉前方ICU团队与后方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举行远程视频会诊。钟南山院士参与会诊并回答公众关心的问题。钟南山表示,目前看疫情拐点还无法预测,要看二次返程情况。但是峰值应该在二月中下旬出现。


警惕,肺炎高峰时期

清华AI团队根据国家公布的疫情数据,构建了动力学模型来预测全国新型肺炎疫情的扩散情况及其高峰期,钟南山和清华AI团队预测一致。


湖北以外新增病例连降7天


据国家卫健委数据统计,连续第7日呈下降态势。过去这一数据分别为:890例(3日)、731例(4日)、707例(5日)、696例(6日)、558例(7日)、509例(8日)、444例(9日)。


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主任双双免职


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会决定:免去张晋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刘英姿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上述两职务,由新到任的省委常委王贺胜同志兼任。


爱心人士网购口罩被骗21万


近日,河北邯郸一社会爱心人士苏某某报警称,为了给一线医护人员捐赠医疗用品,自己通过网上搜索购买了口罩,就在转账完成后,“卖家”消失了,自己则被骗了21.3万元。


大名县公安局接警后展开调查,在张家口宣化抓获犯罪嫌疑人肖某。肖某拿21万买了一辆帕萨特轿车,还买了部奢侈手机。在审讯中,民警拍桌怒斥其丧尽天良。




42天后确诊新冠肺炎


一名65岁女性新冠肺炎患者自武汉返回山西40天后就医,两天后确诊。该女性现住址平遥县杜家庄乡苏家堡村。2019年12月25日乘飞机KY3004自武汉到太原,12月26日乘坐出租车到平遥。2020年1月1日乘坐私家车返回苏家堡村家中。2月3日由120接到县人民医院就诊。2月5日确诊。


截至2月9日24时,山西省11个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19例。其中晋中市32例,均来自平遥县。


武汉医生:疫情刚开始不让说


1月21日16时,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透露,“在武汉就出现了一个病人影响了14个医护人员的案例,这个并没有出现在传染病医院,而是出现在不是收传染病人的地方——神经(外)科。所以我们要关注所有的医护人员(的防疫问题)。”


北京大学的一位专家指出,在感染人数判断上,如果感染人数超过三个,就可以考虑在超级传播者的范围内;如果感染人数超过十个,就应该是比较确切的超级传播者。


“超级传播者”赵军实:他转移4次病房,传染了14名医护人员。


回溯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的蔓延过程,赵军实这样的“超级传播者”的出现,几乎是一种必然。


2019年12月30日,网上流传出一份盖有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公章的红头文件,紧急通知“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武汉市的策略都是“冷处理”。很多医院通知,在没有单位授权的时候,不允许私自在公众平台谈论病情,不允许私自接受媒体采访,整个就不让说。当时,医生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再嘱咐就诊患者:“口罩、口罩、一定要买口罩、戴口罩”,甚至半开玩笑地嘱咐“不要去华南海鲜市场买东西,那里东西不新鲜。”


12月31日,武汉市政府公告称,共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严重,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消息:“目前病因尚未明确,不能断定是网上传言的SARS病毒。”


武汉市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还传唤了8名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的违法人员,依法进行了处理,并在2020年第一天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这条消息。


从1月6日至1月10日,武汉市卫健委没再就“不明原因肺炎”发布通报。


“12.31通报疫情,当天我去买口罩,药店排长队,而且断货。后面几天官方要我们“不传谣”,而且说“未见人传人”,我们松懈了。再后面一周多,病例一个没有增加,我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一位武汉网友在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写道。


1月11日更新的通报中,武汉市卫健委继续表示:“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而就在此后几天,泰国、日本纷纷报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1月12日~17日,湖北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正在武汉市召开。18日,百步亭社区还举行了第20届“万家宴”。20日下午,武汉省应急管理厅举办了春节联欢会。21日,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举办。参加演出的湖北省民族歌舞团官方账号写道,到场观看的有省领导和省各界代表,“在武汉:大家带着层层口罩,克服肺炎恐慌,用敬业、执着、认真全力以赴。”


在1月20日前,武汉大街上戴口罩的人并不多。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林羽曾询问武汉地铁职工为什么不带口罩,对方说是领导不让带,怕引起恐慌。“太寒心了!如果官方刚开始就把情况说清楚的话,百分之五六十的人会做好防护吧。”


“意识到事情严重了,就是在钟南山院士(20日)出来说话(“人传人”)之后。”多位受访者这样表示。此时的武汉协和医院已将体检中心临时征用为“感染病房”,一楼为输液室,2~3层为病人病房,4层设置了医护人员隔离室,疑似感染的医护人员19日已经被安置其中,最高峰时有二十多位医护人员疑似感染。


1月20日钟南山讲话之后,混乱仍在持续。22日,疑似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待产妇刘芳在武汉协和感染科住到第四天,即将临盆。因为怕对胎儿有影响,她一直没做CT,能够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试剂盒因紧缺也一直没排到她。


“剖的当天确诊了,因为第一胎剖腹,这胎还得剖,没有办法,医生就穿着三级防护服,穿得像宇航员一样给她做了剖腹产。”林羽说。


23日发布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市民关心的几个问题的答复》中提到,前期(1月22日前)全市“每天可检测样本200多份”,但光是武汉协和的发热门诊每天就有近200人在排队,这还只是武汉市七个定点诊疗医院之一。


当时,武汉协和排队最长的超过了5小时、短则2~3个小时,“病人往上报,几天都没有反应,然后上面说还在等,人太多,导致很多医生、病人不能确诊。”林羽说,当时,院内还有接近三十名医护人员在隔离观察。


除了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配备了护目镜、口罩、隔离衣等三级防护装备,其他科室和病房的医生和护士除了口罩,基本没有其他防护。


“请求支援!”前述神经外科医生整理出武汉市二十多家医院的名单,发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资源紧张,多家医院物资可能只够维持3~5天。”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防护措施“线路图”


— END —





分享到:
标签:
北京最新疫情

Ta的其他帖子